深集

感谢您点进来↓
努力变得更强的咸鱼
努力练习板绘中
努力想把他们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
瑞吹金吹
瑞金only瑞金only瑞金only
雷安雷
沉迷王者骨科♡约策♡不逆不拆不拆不逆!!!!
约厨
阴阳师光切
鬼切他有这——么好!!
永远爱岗岗♡

集训,不定期诈尸,取关随意。
单身老深等待翻牌


我将我的一切奉献于你。

【约策】遗迹(一)

♢标题瞎取的……不知道改怎么概括自己写的东西真失败
♢BE……?
♢没手机写本子上一个个码上手机的,后续有,但我懒 )
♢没什么好说的了……很久之后第一次认真码一篇文
    

——以下

        当百里玄策爬上那片山坡的时候,夕阳的余晖才堪堪在他身后拖出一条完整的影子。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登上长城两边最高的山坡了,一直以来百里玄策并不理解为什么百里守约如此喜欢这个地方,直到他认真的,严肃的站在这片树林脚下,他才明白。
        蜿蜒的长城几乎全部纳入眼底,落日映红了斑驳不堪的城墙,墙壁上飞溅的早已干涸暗红的血迹触目惊心,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尘土硝烟和血的味道。停战两天之多,依然久久不散。
        绕了一大圈,百里玄策最终还是站在了这个位置上,不管他愿不愿意,也不管他能否接受。他紧紧抱着怀中枪,靠着山坡上唯一一块耸起的白石头,坐了下来。
        枪身经过漫长岁月的打磨已经变得光滑顺手,加上它主人的精心保养,仿佛有了灵魂一般,坚毅又沉稳。只有在木质枪托上有一道深深的,还算新的划痕,百里玄策单手覆上,他清楚的记得,那是和百里守约重逢的第二周,与兄长爆发的最激烈的一次争吵,失去控制的飞镰狠狠撞向一边的狙击枪枪柄,在沉闷的轰响中,回过神的百里玄策看清了百里守约眼底的震惊和一抹不应该出现在他们之间的失望。
        长大后的百里玄策只主动说过一次对不起。
        和百里守约的重聚终于解开了压在百里玄策心口的结,本就不可一世的小疯子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常年艰苦危险的生活并没有谁能教给百里玄策基本待人处事的方法,在他生命中同样占有重要地位的“导师”也仅仅告诉他如何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以同样的方式生存下去。
        而百里守约终于得以重新教导他的弟弟,亲情缺席后更为加倍的补偿,百里玄策最初很不适应百里守约的关心,他会半是紧张半是不好意思的抿着耳朵从兄长身边窜过,但在最初和亲人团聚时的尴尬不安和惶恐退去后,想通了的百里玄策当天晚上便抱着被子去了百里守约的房间,遗憾的是百里玄策似乎忘记了今晚上是百里守约夜巡,于是他扔下自己的被子,转身便钻进了兄长的被窝,当自己的呼吸也沾染上了百里守约身上清爽的味道后,百里玄策便睡了过去。
        那是百里玄策这么多年睡的最安心的一觉。
        如果早上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兄长该多好。
        如果每天早上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兄长该多么幸福。
        百里玄策靠着石头,仅剩余晖的夕阳也刺痛了他的双眼,百里玄策闭上了眼睛,瘦削的肩膀狠狠缩了一下。

        “哥我饿了!”
        每当百里玄策嚎起这句话的时候,百里守约一般已经将饭菜做了大半了。这时厨房门框边会出现一只白色的狼耳朵,继而会露出小半个脑袋,柔软的白发随着身形的晃动散落肩头。“马上。”回应百里玄策的总是这句话。有时候百里玄策会乖乖坐在餐桌边等待,一边拿眼睛瞪着同样瞪着自己的铠,大尾巴一边在身后微微摇晃着。但大部分情况百里玄策会趁着白耳朵消失之前窜进厨房,虽然最后的结果永远是被百里守约拍着屁股赶出厨房,但每次被赶出来的狼崽子却总会带着骄傲而狡黠的笑容,嘴里塞的满满的,端出来的肉食总会缺胳膊少腿。
        但至今让铠不明白的是从不偷吃的百里守约为何嘴边也会沾上来不及擦干净的油花。

【……尴尬.jpg我还是画画去吧码文什么的果然还是不是适合现在的我了】
(没人发现真是太好了)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