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集

感谢您点进来↓
努力变得更强的咸鱼
努力练习板绘中
努力想把他们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
瑞吹金吹
瑞金only瑞金only瑞金only
雷安雷
沉迷王者骨科♡约策♡不逆不拆不拆不逆!!!!
约厨
阴阳师光切
鬼切他有这——么好!!
永远爱岗岗♡

集训,不定期诈尸,取关随意。
单身老深等待翻牌


我将我的一切奉献于你。

【瑞金】蝶殒

◎意识流
◎设定是还没有参加凹凸大赛√
◎我也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很想看看格瑞和金在一片火红夕阳下手拉手,影子拉的很长却靠在一起,虽然步调不是很一致,但却意外的美好,包容着吵吵闹闹,一同走向远方。
◎bug很多我知道!!!!ooc预警
◎如果可以的话,↓↓↓↓











————————————
        屏息凝神中,格瑞面前飞过一只蓝色的蝴蝶,这让他将已经下斩的刀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蝴蝶从悬在自己头顶不到三指宽的锋利刀锋下飞过,握住刀的手微微颤动,连带着刀也震颤起来,格瑞那双沉寂得仿佛没有光芒的紫瞳看着远去蝴蝶的飞行轨迹变得歪歪扭扭,轻叹一口气。
结果还是伤到它了。格瑞眼中浮动着细碎的愧疚,他知道是自己还无法控制的剑气犯下的错,不等他愧疚完,身后的灌木丛中摔出一个狼狈的影子。
        “哎呦!”
         格瑞没有回头,他能想象出身后那家伙肯定是一脸“居然可以在这里碰到格瑞”的表情,然后飞快的爬起身,来不及拍身上的草屑,甚至还没站稳,便兴奋地向自己身上扑来。
        “……”
        格瑞稍稍侧过身,握着长刀的右手挪开了一点距离,任由站立不稳的金扑进怀里,待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重心,格瑞吹掉了粘在金头发上的一片叶子,恰到好处的将怀里的人推开,没有出声。
        “格瑞!”金绕开格瑞推开自己的手,毫不介意地又一次凑上前,蓝眼睛一瞬不瞬看着格瑞,“我刚刚看到了一只蝴蝶!蓝色的!可好看了!格瑞你看见它了吗?”
        格瑞还是默不作声,他知道金心里打的小算盘,如果自己回答“看见了”,那么就中了金的“格瑞陪我玩”的诡计,但是格瑞沉默着,低头望向金那双蓝的澄澈的眼睛,他轻轻点了一下头。
        金的眼睛在下一秒就亮了起来,望向格瑞的双眸简直就像一双展翅欲飞的蝴蝶。“在哪儿在哪儿?”金不由分说地拉起格瑞的手,格瑞猝不及防,被金拽了一个踉跄,要是放在平常,金就算力气过人也无法将格瑞拖离原地半步,但是在火红夕阳照射下,金泛着暖意的水蓝色双眸让心绪不定的格瑞罕见地愣了一下。
        任由金拉着自己漫无目的地逛了一会儿,金在一片草坡前停了下来,他站在夕阳中,背对着格瑞,却牢牢握着他的手。
        金闷闷的声音传入格瑞的耳朵:“格瑞……它真的往这边飞了嘛?”格瑞微微扬起头,看着逐渐下落的晚阳,轻声道:“时间不早了呢。”
        “也……是呢。”金回头,冲着格瑞笑了一下。金本来就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瞳中的蔚蓝好像也被越来越沉重的夕阳染上了一道阴影。
        “……它不是一直在这么。”格瑞看着面前人的眼睛,口气中带着几分揶揄。
        “诶?”金本来已经垂下去的脑袋突然抬起来,和格瑞的视线撞在一起,格瑞错开金的目光,向自己左边点了点下巴。
        金顺着格瑞的目光望过去,果然看见自己寻找的那只蝴蝶,安静的停在一株草尖,在被夕阳染红的草坡上显得异常惹眼。
        它轻微抖动蝶翼,点点荧光没入草丛,某片蝶翼上有一个明显的缺口。金就在它不远处蹲下,看着它翅膀上的伤痕,片刻抬眸望向不远处紧紧握住刀柄的格瑞,不等格瑞有所表示,金清朗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没关系啦!格瑞这么温柔的人一定不是故意的!它肯定会好起来的!”
        金站起身拉住格瑞的手,“我们回家吧!”
        在即将踏离这片草坡的时候,格瑞回头望了一眼,起风了,风吹动整个草坡,那一小点荧光蓝在大片红色中沉浮,下一瞬被吞没消失不见。
        ……我真的很温柔么?
        “……笨蛋。”
        “格瑞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没有。”
        “诶!!你肯定又在说我笨!格瑞我不笨!我……”
        它已经无法飞上蓝天了啊。

【被旧设瑞金相处方式吓坏了……那天下午胡思乱想出来的脑洞,bug很多我我我也不改了x
蓝色被红色吞噬,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会拼尽一切,护你周全。】

「其实本来是有后续的被我拖太久忘了「闭嘴!!!」

评论

热度(16)

  1. 苍枳深集 转载了此文字